时空爱恋@青台镇(第十七章)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时空爱恋@青台镇(第十七章)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
作者:  郑长春

  编者按:2020年3月29日,编者从远在西安的知名作家、社旗籍文友郑长春处获悉,其历时10年有余,全书44万字,53个章节,倾力创作的长篇小说《青台镇》问世并将于近期出版发行,编者先睹为快,欣赏了部分章节,获益匪浅。

  

郑长春长篇小说《青台镇》

  

第十七章

  

1.webp.jpg

▲《秋阳弄花影》作者:竹风水韵

  

  赵竹菊是彻底迷上张青屏了。

  

  女人一旦疯起来,是九头牛也拉不回的。在经过那么一个午后之后,赵竹菊一下子醒了,是她的身体醒了,作为女人,她发现她这颗沉睡的心已被这个猛烈的男人泡开了。到了这个时候,她才明白,一个女人是需要好男人来融化的。女人是一杯茶啊,泡开的时候,千姿百态,是不可抑止的。那么,没有被泡过的女人就几乎不能算是女人了。应该说,女人的激情,女人的豪情,女人的柔情,都是被男人“泡”出来的。在此后的许多个午后和夜晚,她一直挥之不去那个曾“泡”过她的人。

  

  女人一旦遇见这样的男人,就算再铁石心肠,也会水滴石穿的。有人把男人比作伟岸高山,其实那只是男人的另一面,真正厉害的男人都是心深如海啊,你一旦掉进去,甚至连个泡都不起。这样的人才可怕。

  

  人是可怕的,最可怕的是那颗如浪头飞舟的心,一旦席卷而去,易放难收啊。在她寒窗苦读的时候,在她家庭陷入困境孤单无助的时候,她还没想那么多,她只期望有个能“存身”的地方,有一个人能让她吃饱饭,上完学。当她不知不觉成了李泰然媳妇之后,她并没觉得有多少委屈。他是比她大一些,可他对她好哇,那不是一般的好,要什么给什么,就差把她敬到神龛上了。

  

2.webp.jpg

  

  李泰然生在福窝,从小娇生惯养,呼奴唤婢,长大灯红酒绿,玩世不恭,过惯了公子哥的生活,见过玩过的女人成群,可就没遇到过一位可心的人。他不明白是自己根本就不懂爱,还是自己命中注定这辈子就遇不上爱,慢慢地,在女人堆里混得时间长了,他也就无所谓了,甚至认为爱就是上床,上床就是爱,有钱就就爱,没钱球都不是。他真是做梦都没想到不知哪辈子烧好香了,让他会娶上赵竹菊这么好的一个女人。

  

  刚接到屋那阵子,她一时远离父母和优雅平静的校园生活,总是有些不适应,变得愁眉不展,他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,几乎不知道该怎么来对待她。

  

  他就天天陪着笑脸,不离左右,好话说尽,跪地发誓,好不容易算是把她哄出了点笑脸。赵竹菊一到春秋两季就爱犯咳嗽,他听说那是肺火太旺所致,柚子性味甘寒富含维生素能润肺、清肠、利便,于是一到春季就进城跑着给她买柚子;到了秋季,他听说雪梨水分充足有润肺清燥、清热化痰的功效,便买回来把雪梨内部掏空,放上川贝、蜂蜜等上锅煮或蒸熟,待稍冷却后让她食用。尤其是,在她答应要为他生个孩子的那些日子里,他就像宠着的一只高贵的鸟儿,时刻守在家里小心翼翼地呵护着,对她的身体不敢有半点冒犯。直到有一天晚上,她发现了他的秘密。

  

3.webp.jpg

▲《旭日》作者:野马

  

  那个秘密让她不由得心疼他。但现在想起来胃里就想吐。如果她不是亲眼见,真不敢相信这个在她面前冠冕堂皇的男人竟是这种货,他咋会那样下作,让人恶心。

  

  一天夜里,她正睡着,突然被门外窸窸窣窣的声音惊醒。开始,她以为是老鼠,或是夜猫在外边乱动,她害怕老鼠和夜猫,用脚碰碰被子那头,想让李泰然起来看看,可她脚一踢被子,那边是空的,便一下没了瞌睡。她把头伸出被窝,隔着窗棂向外望去,幽幽月色下却见一个黑乎乎的影儿轻手轻脚像贼一样地向前走去,那人竟是李泰然!

  

  月光像水一样在夜空中弥漫,涮出一萤一萤的疏影,涮出一乍一乍的蓝雾,涮出一恍一恍的虫鸣,涮出一缕一缕凉气,也涮出了夜的迷醉和沉静。

  

  这家伙白天四门不出,这会儿半夜三更出走干啥呢?他不会是有夜游症吧?或是出去解手?要解手,解小手屋里有尿盆,解大手屋房有厕所,他跑那么远干什么呢?不会是半夜锻炼身体吧?

  

4.webp.jpg

▲《青花瓷》作者:雨中的我

  

  (特别提示:本文中人物摄影作品与本书无关,著作权及肖像权归作者)

  

  管他呢,反正他一天啥活也没干,身上有使不完劲儿就让使吧,这黑灯瞎火的也跑不到哪儿去。她百思不得其解,正要昏昏欲睡,突听后院羊圈里咩咩传来几声隐隐约约的叫声。她一下子明白了。

  

  不,不,不可能是他……就在那一刻,她后悔了,她觉得她不该嫁给这样一个龌龊无耻的男人,他简直不是人,甚至连畜牲都不如。

  

  她真想坐起来大喊一声,甚至不顾一切地跑出去把这个披着人皮的男人打个稀巴烂,可是身体起了半截,突觉下身一股热流奔涌而出,她急忙扯了一团软纸堵住了。

  

  她心里想,真是人心隔肚皮,还是管好自己吧。哪怕他出去找女人,腿在他身上长着,有本事就让他去吧,人总不能被尿憋死。

  

  天过亮的时候,在羊圈里过把瘾的李泰然才蹑手蹑脚地回来。

  

  赵竹菊装着沉睡,动也不动地躲在被窝里,强压着一肚子的怒火和委屈,直到听见脚头传来熟悉的呼噜声。

  

  过了半个月,等她例假完全好了,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,她给李泰然倒了一盆清水,让他打着洋碱把下身洗洗,晚上像恩赐一般把身体给了他。

  

  完事后,赵竹菊像小绵羊一样躺到他的怀里,捣着他的鼻尖说:“这才像个男人。”

  

  李泰然不知道这话中有话,却调皮地搂着女人的脖子说:“我本来就是个男人嘛,我不是男人是什么?!”

  

5.webp.jpg

▲《非凡意境人像》作者:风尘

  

  赵竹菊只是捂着嘴笑,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。

  

  李泰然还以为他用力过猛把她弄疼了,忙把她放到怀里亲了又亲说:“你休息一会儿吧,不要想太多。”说完就钻到被窝抱着她睡去。

  

  竹菊是个懂事而温柔的女子,她的确给李泰然的生活带来意想不到的陶醉。在最初的那些日子里,她从大城市带来的生活习性给了李泰然很大的影响。她很优雅,喜欢干净,总是把屋子清理得干干净净,房间收拾得规规矩矩,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,使李泰然一下子有了城里人的感觉。有了她,李泰然也爱讲究了,每天早上起来先把头上那几根毛梳得光光的,然后衣服穿得整整齐齐,见人就笑着打招呼,一副幸福美满的绅士模样。

  

  自从那次他在院里听到他老娘数落赵竹菊是不下蛋的母鸡时,他的笑容都不见了,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,又成了原来的邋遢模样,直到在他妈的指使下默默地忍受着张青屏的借种。

  

  这张青屏正处火热的青春期,干柴遇烈火,一点就燃,而且是一“燃”不可收拾。

  

  时光如水,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。中午,赵竹菊从药铺里收完账,一出门,忽觉胃里一阵翻腾,恶心想吐。刚开始她没在意,过了一会儿,又一翻,哇地一口酸水从喉咙里涌出,她怕捂着嘴巴,到墙角处蹲下下来,勾着头想呼啦啦吐了一地,直吐得额头冒汗,眼角是泪。她心说早上起来也没吃啥不对劲儿的东西呀,咋一下子就呕吐起来?又一想,自己的“例假”一向来的很准时,可这个月迟迟没来,不会是……顿时,她的脊背一阵热一阵冷,既惊喜又害怕。

  

6.webp.jpg

▲《秋意》作者:文慧

  

  惊喜的是,她终于完成了一件重要的使命,可以理直气壮地给李家一个交代了;害怕的是,一旦别人知道了这肚子里怀的是张青屏的孩子,脸面可往哪儿放呀。

  

  为了核实清楚以免冤枉好人,她偷偷跑到诚善堂找张秀才进行诊断,通过张秀才的一番把脉和问询,初步认定是她怀孕了。

  

  既已如此,她要把这事情赶快让张青屏知道,让他心里有个数,以后嘴巴封严点,免得哪天酒喝醉了给人乱说。

  

  月亮把夜空照得明晃晃的。吃罢晚饭,赵竹菊匆匆来到掉枪河边的树林里,张青屏已在大槐树下等候。见竹菊来了,他眉开眼笑地迎上去,急不可待地用双臂环住赵竹菊的腰,嘴巴顺势贴到那张红苹果似的脸上,对着那樱桃小嘴就亲。菊竹有一肚子话要说,哪里顾得上这些,便挣扎着朝青屏肩上咬了一口,又朝背上打了一拳,伏在大槐树上嘤嘤嘤地哭起来。

  

  张青屏疼得呲牙咧嘴,见这女人情绪很反常,边揉肩搓背,边嘟囔:“你是咋啦,啥时候学会开始咬人了?”

  

7.webp.jpg

▲《女儿红》作者:一介布衣

  

  竹菊哽哽咽咽地抹着晶莹的泪珠说:“都是你干的好事!我真想一口把你吃掉!”

  

  “到底怎么回事呀?”

  

  “你心里清楚。”

  

  青屏皱了一下眉头,没想出来:“有事就直说嘛,别这样老这样让人憋着难受。”

  

  竹菊抿着嘴,突然破涕而笑,小拳头雨点般地捶打青屏的胸,然后一头扎进他怀里,幽怨地说:“我……我有了?”

  

  “有了?!”

  

  “嗯。”

  

  “咱……咱俩才接触几次回,咋就有了?”

  

  “你问我,我问谁?”

  

  “你咋知道的?”

  

  “我已找中医大夫问诊了,人家说是怀孕了。”

  

  张青屏深深吸了一口气,斜靠在竹菊树的身旁,惊喜地说:“那你的任务不就完成了?!”

  

  “可是,我们才刚刚开始……”赵竹菊叹了口气,眼神迷离地望着茫茫的天际。

  

  回到家里,她把情况给李泰然一说,激动得李泰然伸手就要抱她,她笑着把身子一趔,超那手打了一下:“不要碰,别惊动了你的宝贝儿子。”

  

  李泰然乖乖地把手缩了回来,嬉皮笑脸地像个孩子,便要俯下身来贴过耳朵听动静,竹菊扭捏着身子说:“轻点,他在睡觉呢。”

  

  “嗯,嗯,是在睡觉,是在睡觉,我都听见呼噜声了。”李泰然笑着站起来,眼睛深情地望着赵竹菊的肚子。

  

  “你耳朵真长,啥都能听到,除了打呼噜,还听到什么了?”赵竹菊脸上也笑开了花。

  

  “他在喊,爹,爹,我要出来跟你玩。”

  

  “去你的,想让他赶快给你玩,以后就对俺好点,不然我就不放他出来。”

  

  “那是,那是,以后啥都听你的,你弄啥都行,娃他妈,不,不,我的河大校花,心爱的女人赵竹菊太太。”

  

8.webp.jpg▲《牧童》作者:祺祺姥爷

  

  为此,赵竹菊和李泰然专门去看了一趟老中医,经过把脉确诊,赵竹菊是真的怀孕了。

  

  李家人从上到下都欢天喜地,老婆婆更是拿赵竹菊当宝贝一样看待,处处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。李泰然也渐渐从生了病的阴影中走出来,开始能看到那久违的笑容了。那些说闲话的街坊四邻,都转移话题开始说谁谁谁家的儿子娶不上媳妇儿了。

  

  这所有人中,只有赵竹菊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她有几次在大门口遇见了干活的张青屏,那眼神里都充满着渴望与失落,她知道这个身强力壮的男人也想问问孩子的事情,可是碍于面子,总是故作心不在焉。而随着肚子一天天的变大,她听到丈夫李泰然一句一个“儿子”的叫着,心里真是五味杂陈。

  

  李泰然中年当爹真是喜从天降,赶紧把这喜讯给他妈报告,母亲董金娜得知儿媳妇怀孕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,一拍大腿说:“好啊,好啊,这下我们李家总算有指望啦。”

  

  她问儿子给她孙子的名字起好没有,李泰然摇摇头说:“正在想呢。”

  

  母亲说:“你要不嫌弃,我这儿倒是有个好名字——”

  

  “啥名字?”

  

  “就叫宝根吧。”

  

  “宝根?呵呵,这名字听着不错,但不知道竹菊喜欢不?我问问再说吧。”

  

9.webp.jpg

▲《踏春》作者:天顺

  

  他回到屋子拿出落满灰尘的老黄历,根据孩子的出生时辰,掐着指头推算八字,一会儿自言自语说这孩子命里缺土应该起个带土的名字,一会儿又说这娃命里缺木应该起个带木的名字,但翻来找去都不如意。

  

  夜里,李泰然摸着赵竹菊的肚子问:“媳妇,你说给咱的宝贝疙瘩起个啥名字好呢?叫个宝根咋样?”

  

  “不行,不行,太俗了。”赵竹菊马上给予否定。

  

  “那你觉得叫个啥好呢?”李泰然瞪着眼睛问。

  

  赵竹菊很干脆地说:“就叫树生吧。”

  

  “什么,书生?古人云:百无一用是书生啊,不可,不可。”

  

  “是树生,树林的树,生娃的生,你听懂了吗?”

  

10.webp.jpg

▲《九尾狐》作者:灵牵手

  

  “哦,是这样啊,树林里生的孩子,对,对,咱这是树林里捡的娃,应该叫树生,这个名字好,有道理,妙,妙,妙,常言道:十年树木百年树人,算卦的严瞎子不是说咱娃命里缺木和缺土吗?这下可好了,树就是木,‘生’字又由土组成,这树生命真好,一下子什么都不缺了。”李泰然手里拿着一把纸扇,边思考边有节奏地在手心里拍着,嘴里连连说妙妙就是妙,我媳妇不愧是北师大的高材生啊,看来我李泰然还是有眼光哇。

  

11.webp.jpg

▲《雪落长安》作者:周勇

  

  赵竹菊矫情地用食指在李泰然脑门上一指,强作笑颜说:“要是生个妮们呢?”

  

  “小妮也要,小妮也用这名字,就叫树生好,是妮是娃叫这个名字都好。”

  

  “好,好,就知道好好,你就不知道这好有多难,以后不叫娃们喊你爸爸,就干脆叫你好好先生吧,反正啥都好。”

  

  “好,好,叫啥都好,我终于当爹了,这是个好兆头哇。”

  

  “睡吧,我们的好好先生。”


编辑:张优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上一篇: 风雨过后见彩虹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