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台镇(第七章)@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青台镇(第七章)@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
作者:  郑长春

  编者按:2020年3月29日,编者从远在西安的知名作家、社旗籍文友郑长春处获悉,其历时10年有余,全书44万字,53个章节,倾力创作的长篇小说《青台镇》问世并将于近期出版发行,编者先睹为快,欣赏了部分章节,获益匪浅。

  

1.webp.jpg

  

郑长春长篇小说连载:

  

《青台镇》

  

第七章

  

2.webp.jpg

  

  这几年,张家真是多事之秋,上上下下、大大小小热闹得很。

  

  民国五年,九十九岁的张东山在泰山庙奄奄一息的时候,几个道士来到梁岗通知张世仁,让他马上准备后事。傍晚,张东山升天后,家里来了很多道士。

  

  人不在了有一个流程,道士扳指算好时辰开锣做法和布置灵堂。

  

  灵堂就设在泰山庙道房院外西侧土地庙前,庙里的郑当家、傅当家和赊镇山陕庙的邢演昌道长为其举办隆重的奠祭仪式。

  

  这是张青屏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道士,也是他思考生命意义的开始。

  

  灵堂一般只有子女和亲缘关系近的亲戚去。因为是嫡重孙子,所以这次张青屏就必须在固定的时间到场。姑姑、爷爷、父母、叔叔及他弟妹几个都要依次跪在棺材前的垫子上,道士就在旁边念经做法。

  

  亲戚朋友来吊孝,来者听到鞭炮声先作揖,再下跪,后磕头。来者每磕一个头,这边垫子上的孝子贤孙都要陪着磕一个。

  

  张青屏在哀乐声声、鼓乐喧天中跪了一上午,又一下午,感到膝盖疼,为打发无聊,便转移注意力听那些道士们的唱词。

  

  “……人面桃花相映红,人面不知何处去……”

  

3.webp.jpg

(郑长春搜寻历史痕迹)

  

  “所以名道士者,谓行住坐卧,举念运心,惟道是修,惟德是务。持斋礼拜,诵经烧香,奉戒修身,然灯忏悔,布施愿念,讲说大乘,教导众生,发大道心,造诸功德,普为一切,后己先人,不杂尘劳,惟行道业。故得天上地下、六道四生,礼拜皈敬,最为尊胜,不朝天子,不揖诸侯,作人天福田,为三界依怙。”

  

  他隐隐感觉到,那些唱词类似诗句,又好像是什么法典,心里便暗暗佩服这些道士都有一套,修养不简单。

  

4.webp.jpg  

  在奠祭仪式上,被请来的何庙道士胡相合,人称胡天师,头戴莲花瓣黄冠,身穿黄缎羽衣,上绣金色阴阳八卦图,手持拂尘,其他被邀请来的道士全是身穿黑色斜襟宽袖道袍,或手持木鱼,或手握铜铃,有的还持铙钹、小鼓及多种管弦乐器。

  

  祭台是用四张方桌合并为底层,上面再摆两张方桌,上边又摆一张方桌,底层四角分插四面黄旗,祭台北面放有供桌,上面中立灵牌,前摆香炉、蜡烛、供飨。

  

  奠祭时,由胡天师率先登上祭台,面向灵牌,道貌岸然地喃喃念经后,祭台南面分两排席地跪坐的道士,面向北方齐唱经歌,一边唱一边有乐器伴奏。唱毕,由天师站在祭台上先向祭台北面高举拂尘,左右摇摆数下,并又喃喃念经后,另有两个道士分别登上底层和二层祭台,再由一道士端上一盘铜钱,一串串地撒向北方一面,接着天师身转,面向南方,再高举拂尘,左右摇摆数次,一面又喃喃念经后,再由一道士手端一盘铜钱,层层转递,给天师,同样由天师把一串串铜钱撒向南方一面,以下向东、向西举动过程和向北、向南两方过程一样,直至把四盘铜钱全撒向四方后,再由天师逐次面向四方喃喃念经,并用拂尘向四方摇摆一周,然后由天师同全体道士再齐唱经歌,唱后,由天师再高举拂尘,向四方左右摆动了一周,然厉由天师同全体道士再齐唱经歌。唱后,由天师再高举拂尘,向四方摆动了一周,这时天师才步下祭台。算是第一天奠祭仪式结束。

  

5.webp.jpg

  

  如此这般,一连奠祭四天,名叫“放四时”。每天是在日出时和黄昏时奠祭两次,不同的是只有第一天撒铜钱,其余祭奠是变撒铜钱为烧纸钱(即用黄表纸印的望生钱),待第四天那日早祭后,上午出殡埋葬。

  

  第二天出殡前,还要做很久的道场,有固定的模式,很神奇。

  

  刚开始张青屏不太理解,觉得人去世后程序这么麻烦,心里想不通。

  

  一位前来帮忙的老者告诉他,道人升天都是这样,一般有条件的必由天师作奠祭,目的是上告天廷诸神,接收所亡道士灵魂外天,并由天师代替所亡道士祈求天神赐予良好的安位或转世;向四方撒铜钱是代替所亡道士作最后给阳世济贫行道;烧纸钱是替亡道者给阴间四方各路挡道魔鬼送钱,以免纠缠平安升天。实际上撒出的铜钱,随时就被贫人捡走了,此一奠祭不过是活人对死者有个良好的祝愿罢了。

  

6.webp.jpg

  

  老掌柜升天后,大少张世仁身体一直不好,正妻李桂芝生的两个女儿都出嫁了,二太太夏小雨身边的四个孩子都还小,一家人的重担就落到年过半百的李桂芝身上。她心底善良,任劳任怨,平时啥活都干,也很少言语,像头不知疲倦的牛,只知道在外边干活,干完活就回家做饭洗衣,喂猪放牛,靠着勤劳双手,把一家老老少少的生活安排得妥妥当当。

  

  二少张世智因为脾气不好,是远近有名的“二楼”,三十岁那年,还是镇上“丰盛粮行”侯掌柜看在张世仁当主事的面上,才犹犹豫豫地把女儿侯生敏嫁给他。两个人都是火爆脾气,但吵完架过几天都好了,日子也是过得紧巴巴的。

  

  青台人说谁鲁莽、缺心眼,不说傻,而说“衅”或“楼”。说“衅”不知道咋讲,说谁是个“楼”,大概是因为“楼”和“厦”同义,“厦”和“傻”同音的缘故。村上的人对这类人,往往冠以“楼”字,作为绰号。因为二少张世智平时言语少、性子直,办事很鲁莽,在张家五兄弟中排行老二,人们就叫他“二楼”。

  

  麦罢的一天,二楼正在和老婆侯生敏一起打绳,打着打着吵起架来。大楼拔起固定绳车的桩子,一下子把老婆的头上砸出一个大窟窿,顿时血流如注。十岁的儿子张继屏赶紧拿来一把烟叶子按在他妈的血疙瘩上,用一块布包扎起来。虽然血止住了,但没法下地干活了,侯生敏一拔腿回了娘家。

  

7.webp.jpg

  

  青台镇丰盛粮行掌柜侯超群就侯生敏这一个闺女。按当时的风俗,出过门的闺女,在丈夫家受了虐待,娘家应该派人去“出气”,婆家要好好招待,直到给人家满意的答复或者施虐者受到惩罚为止。所谓“闺女九十九,还要娘家作后手”就是这个意思。

  

  这下大楼算是捅上了马蜂窝。这老侯家在镇上仗着有钱有势,也不是什么好惹的。当年要不是看在大少张世仁在镇上能拿事的面上,侯超群真不想让他这个在家从小娇生惯养的女儿嫁给“二楼”。本来侯家人在张世仁辞职后就很有成见,这次加上二楼的行为确实太可恶,也激怒了侯家人。侯掌柜态度非常坚决。侯家的亲戚也一拨一拨前来梁岗,非要打死二楼不可。二楼吓得整天东躲西藏。左邻右舍给侯家亲戚赔不是,侯家人也不依,一直闹腾了十来天,族家人都出来替二楼求情,侯家人还是丝毫没有休兵罢战的迹象。

  

  张家族人没有办法,就来找梁岗保长张世信出面协调。但张保长的面子他们也不给。张世信没招了,便召集村里和镇上几个有威信的人前来商议,大家决定答应侯家人的要求——严惩二楼。

  

8.webp.jpg

  

  张世信对侯家人说:“这样一个粗暴无礼、六亲不认的家伙,留他做啥?我们商量好了,要活埋他!”

  

  侯家人才松口气,说:“啥时候?”

  

  “事不宜迟,就在今天下午。”

  

  “好,我们就等保长这句话!”

  

  当天下午,人们找来东躲西藏的二楼,又找来一领高粱箔,把抖搂卷起来用绳子捆着,放到地上。张世信数落二楼罪状:“二楼呀二楼,你的名字真没起错。以前只知道你楼,可没想到你竟楼到这种程度,连女人都敢往死里打。两口子生气是常有的事,牙和舌头还起摩擦,媳妇有错,你数落一顿,或轻轻打两下也不要紧,但你却下手太狠了,打烂自己媳妇的头,这种行为手段残忍,性质恶劣,情节严重,实属不仁不义,害得全村不得安宁,使梁岗人丢脸,败坏张家人的名声。”

  

9.webp.jpg

(摄影:孔峰)

  

  侯家人连连称是,小声议论说,还是张保长厉害。

  

  “像你这种缺德的东西,活埋你都不亏!”张青屏镇长厉声喝道。

  

  “我……”大楼在箔里嗫嚅着。

  

  “你有种大声说,说活埋你亏不亏?”

  

  “不亏!”二楼仰着脖子理直气壮地大叫。

  

  人们把二楼抬到村北张家祖坟边,放到一块空地上。侯家人在场监督,开始挖坑埋人。

  

  坑挖好了,大家都在看坑挖得大小合适不。二楼趁人不备,从箔卷子里一跃而起,像脱笼的兔子般撒腿就跑,人们惊呼:“二楼跑了,二楼跑了!”

  

  “快追!”四五个人急急忙忙在后边追,追出几里地,却越追越远。

  

  追的人气喘吁吁回到坟地,对侯家人说:“您都看着哩,坑都挖好了,谁料这孬种却跑了。”

  

10.webp.jpg

(摄影:陈俊义)

  

  侯家人说:“跑了算了,谁也没法儿,算他龟孙命大,俺回吧!”

  

  张世信和捆二楼的几个人嘴角翘起一抹不可捉摸的笑。

  

  过两天,张家族人派亲近妯娌拿着礼物,去镇上把侯生敏接回,危机宣告结束。

  

  经过几次死里逃生的张世智,在家折腾够了,开始把自己地里产的芝麻、黄豆运到镇上卖掉,拿卖芝麻、黄豆的钱在窑子里找了很多妓女。他把那些玩过的女人封成“三宫六院七十二妃”,扮演了几天皇帝,钱花光后才从镇上回到家。

  

  他自己赌博抽大烟,没正经事干,他的儿子张云腾也很不听话,虽然不怎么抽大烟,也不狂嫖乱赌,就是手里有一个钱便跑到镇上买几只鹌鹑或鱼鹰玩,典型的现实乐观派。张世智看见他手里的笼子里提着两三个鹌鹑就来气,骂他是败家子。

  

  张云腾也不管那么多,嘿嘿一笑,骂就骂吧,反正又长不到身上,骂得多了累的是他,与我有啥关系,嘴在他身上长着,所以照样得过且过。他因为喜欢玩鱼鹰,就特意搞了个小船。两只脚蹬在船上,靠竹竿和两条腿来使船在水里划动。上了这个船,既不以撒网也可以撒鱼鹰。鱼鹰站在船头上,看见水里的鱼便一头扎进去把鱼叼上来,在水面上来回游着小船,十分有趣。

  

11.webp.jpg

  

  张世智见儿子一天从早到晚不务正业,对他完全失望了,在他孙子刚刚生下没几天,叫人抱到他跟前,他听听孙子的笑声,认为长大也是一个没出息的家伙,将来和他那混账老子一样没出息,于是就决心把他的家产花光。

  

  他又为自己修了一个坟墓,修得很好,留下墓门,准备在他死后让人把他棺材抬进去。在墓前立了一个石碑,写明他的看法,说他儿子不成器,料想孙子长大也是个败家子,所以他不把家产留下来,自己花完为止。

  

12.webp.jpg

  

  可是他又留下来一部分土地,作为他死后照料他坟墓的产业。这部分土地他交给族人替他经营。后来他果然穷了,以至当了叫花子。当了叫花子后,这一部分土地仍然一亩也不肯卖。他当了叫花子后,拿一个碗去讨饭,要来饭吃了以后懒得用水洗,有狗走到他的面前,他将狗将他的碗一舔,等于洗了。

  

  (特别提醒:本文摄影图片肖像与文中人物无关)

  

13.webp.jpg

郑长春采访青台镇老乡


编辑:张优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上一篇:南阳汉画像石拓片精品在洛阳展出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