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烟纪事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香烟纪事
作者:  史恒臣

香烟纪事

史恒臣

  

  我不会抽烟,但脑子里有关香烟的记忆却不少,其中许多旧事,历久弥新。

  

  小时候在乡下,人们常吸的是本县烟厂生产的“狮牌”香烟,八分钱一包,商标取自县城山陕会馆的石狮子,群众戏称该烟为“狮子头”。这香烟产量不大,品质不高,没几年就停产了。后来,烟厂几经变化,成为一所普通高中的校址。

  

  对香烟更多的认识,是到县城上初中以后。学校位于赵河冲积的一片沙洲上,人们裁弯取直,留下一段弓形废河道,称为后河。在这里我们常玩一种游戏—“拍三角”。三角用香烟盒叠成,两人或多人一起玩,玩时从背后亮出自己的三角,按香烟价钱决定由谁先“拍”—将两个或多个三角叠一起,右手五指并拢,拇指、食指处留个缝隙,掌心向下,猛力着地,指缝间吹出一股强风,把三角冲翻。这翻过去的三角,就归赢家,如此反复。我那时赢了不少三角,装在一个鞋盒里,精心保管,不知什么时候,一个也找不到了。那时我们拍三角,常见的香烟价格,心里都一清二楚:“大舞台”一毛八,“白河桥”两毛,“南阳绿”三毛三,“南阳红”四毛……最麻烦的是遇到外地产的“冷门”香烟,弄不准价格,大家常常为谁先拍争得面红耳赤。记得最清的一种烟是“香云”牌,郑州卷烟厂出品,本地没有。有同学亮出来,大家有说一毛钱一盒,有说三毛钱一盒,争论不休。最后我们只好给它定个价:一毛八分,用钢笔写在三角上面,再无争议。这个烟标在同学们手里转来转去,最后不知所终。

  

  几十年前,人际交往相当简单,大家见面互相让个烟,成为最好的沟通桥梁。当时大众化香烟是“白河桥”,再好一点儿是“南阳绿”“南阳红”“彩蝶”“喜梅”等等。我父亲虽在外工作,但经常吸的,也是“白河桥”,常用一个白塑料盒套着,以防纸烟盒压扁。邻村段六儿,左耳朵里长个“拴马桩”,是我们大队的拖拉机手。段六儿虽不是公家人,但他开拖拉机,经常东南西北地跑,是个排场人。他平时也吸“白河桥”,比农村人吸的“大舞台”强不了多少。有年夏天,段六儿穿的的确良衬衫口袋里,经常装着“南阳红”,白的良布透明度高,村人看着,很是眼馋。有一天,段六儿去拖拉机站修车,站长老钟趁他双手提桶加油时,把他口袋里的“南阳红”掏了出来,抽出一根,一看牌子,气得大骂:“狗日的段六儿,我当你真超过老子,吸上好烟了,鳖孙‘南阳红’盒里装的也是‘白河桥’!”

  

  可见在那个时候,吸什么烟,某种意义上能体现人的身份地位。于是常有一种人,身上装两种烟,一贵一贱,见啥人,掏啥烟,这也是一种人生智慧了。上高中时,我们班有位女同学,家住南阳烟厂,有时星期天从南阳回来,给我们班主任会老师带回来一、两条“跑号烟”(卷制时印刷出错)。这香烟是白包,没有商标,市场上也没有卖的。学生送给老师,当然不要钱。会老师吸时,从不掏出烟盒,只是从口袋里摸出一支,抽起来满教室香。我们都知道,他吸的是南阳烟厂研制的新品种―“美味”牌。

  

  我国对烟草生产、销售有严格的制度,在本地见到的香烟品种是非常有限的。1988年,我到安阳上中专,经常见一种“金钟”牌香烟,吸的人相当多。有一次,我看见学校一名保卫科干部在门岗坐着,抽的也是“金钟”。忍不住问:“怎么咱们这里这么多‘金钟’烟?”他深吸一口,吐出一串烟圈儿,露出不屑的神气:“这你就不知道?‘钢笔用金星,香烟吸金钟’。“金钟”是咱安阳烟厂的当家花旦。没听说过么,‘师级干部上太行,团级干部坐车头,营级干部敲金钟,连排干部耍大刀,革命战士向阳花’。我在部队当连长,常吸‘大刀’牌,回到地方,升级了!”说罢,自己先大笑起来。

  

  后来终于知道,这安阳烟厂,大有来头。1945年9月,日本投降,八路军接收了山东曹县、菏泽3家敌伪烟厂,没收5部手摇卷烟机,开办了民主烟厂。随着战争形势发展,烟厂职工边打仗边生产,既是工人又是战士,辗转豫鲁边界。1952年,厂子迁到平原省安阳市,才改名为安阳烟厂。师级干部享用的“太行山”,我见过,烟盒蓝色基调,远处群山连绵 (后来还生产一种黄色盒子的“金太行”,比蓝色要贵一些)。“火车”香烟上面有列喷着白烟的火车头,还写着广告词:“精选名贵原料配制,烟丝金黄气味清香,提神醒脑大家爱吸”,“地址平原省安阳市金钟烟草公司出品”。最早的金钟牌香烟,两面都有一个黄色铜钟,印着“金钟特等”、“发展工业,提倡国货”等。“大刀”牌香烟上面画一把刀刃雪亮、寒光闪闪的鬼头刀,刀把儿飘着红缨,一看就是长城抗战时二十九军令日军闻风丧胆的那一款。至于“向阳花”香烟,生产厂家很多,有中国烟草工业公司,贵阳、太原、集宁等地烟厂生产,还有地方国营保定三三制烟厂、湖北省新洲县旧街人民公社卷烟厂生产等(由此可见,“向阳花”这一商标,当年多么吃香) 。这也不难理解,吸“向阳花”香烟的,不只是革命战士,社员都是“向阳花”嘛。

  

  小小一盒香烟,体现人情冷暖,承载时代风云。1966年8月,浙江省商业厅在打给上级的“商厅行字第239号报告”中指出:必须彻底检查、迅速处理宣扬资本主义、封建主义思想的商品商标、图案、装潢、包装。在这次清理中,清出三个香烟品种:青岛烟厂的“鹿驼牌”,烟盒上骆驼颈边的五角星,颜色暗红,象征褪色变质;青岛烟厂的“玉叶牌”, 烟盒上印的烟叶片象台湾地图;宁波烟厂的“海轮牌”,轮船喷出的烟雾朝东,暗含“西风压倒东风”。上级一批,这三款“反革命”香烟立即被打倒,迅速绝迹。


编辑:徐冬梅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