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风楼前那一抹红(纪实散文)

关注南阳网
微博
Qzone
过风楼前那一抹红(纪实散文)
作者:  廖涛 陈学现

过风楼前那一抹红(纪实散文)

  

  第一次去过风楼,是在数年前的一个夏天,几个文友冒着濛濛细雨,在那里访古寻踪。明朝时期建造的石砌门楼,古朴而沧桑,粗糙而坚毅,历经数百年而不倒,矗立在山谷之间,心里不由生出敬意。

  

  春节期间,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肆虐,数百年传统的喜庆年味荡然飘逝,打乱了多姿多彩的生活节奏。我第二次去过风楼,蜿蜒的山间公路上,一道关隘挡住去路,一根用铁丝捆绑碗口粗的木杆横亘在路上。一顶墨绿色的帐篷外三个胸前佩戴党徽、左臂戴着红袖标的老人端坐着,呼啸的寒风里,见到有车辆过来,立马站起身来上前盘查。一面在山风中飘动的红旗,猎猎作响,夺目耀眼。下车,我看到帐篷前面,竖着一块醒目的牌子,红底白字写着“疫情防控监测点”。

  

  这个疫情监测点位于两山相对的垭口,像掰开的豆荚,沉在幽深的谷底。极目远眺,过风楼近在咫尺,不足千米。一抬头,我可以清晰望见古迹依然,虽己多年不见,楼门依然完整,雄风犹在。

  

  这是焦园村设在过风楼的疫情监测点。这里距离县城45公里,离村部也有5公里,与洛阳市的嵩县交界,海拨800多米,因地理位置偏远,被乡村干部戏称为“边关哨卡”。常守这个“哨卡”的是焦园村三个平均年龄58岁的村干部。自从这场没有硝烟的战“疫”打响之后,三个“老兵”在这里坚守了十几个日夜。

  

  从车里出来,朔风凛冽,逼人的寒气隔着羽绒服直往骨头缝钻,我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喷嚏,赶紧拉上衣帽。

  

  “这个地方叫过风楼,那可是名不虚传啊,风特别的大,平时有五六级,白天坐在这里,吹得头皮发麻,浑身直打颤。”老支书韩春成说:“这里中午时,最高气温6度左右,到了晚上后半夜,最低气温零下5度,昼夜温差近10度,路边的河水都结冰,你看,远处山坡的积雪还没化完呢”。

  

  “这里白天都这么冷,那你们晚上是怎么坚守的?”我感慨地问了一句。

  

  一直站在旁边,戴着口罩,抄着双手的村主任刘春元凑上前说:“前几天,我们晚上困了就裹着大衣,蜷缩在面包车里眯一会儿,外面寒风呼呼叫,坐在车里冻的直打哆嗦,根本就睡不着。后来,乡政府发了帐篷,我们在帐篷里生起一盆火,几个人围着火盆唠着嗑,一坐一个通宵。”因受风寒感冒,刘春元声音有些沙哑,看上去疲惫不堪,眼睛里充盈着血丝。

  

  攀谈间,党员韩春成、赵国林从“哨卡”附近的山坡上捡来一些树枝和几段枯木,在路旁的一处大石窠下笼起一堆火,金色的火苗在风中跳跃舞动,一张张沧桑的脸庞映得通红。彻骨的寒气冻得我揪着身子,手指头连支笔都捏不住,赶紧向火堆旁围拢。

  

  烤着火,我们聊天的话题也温暖起来。我问赵国林,大过年的,在这荒山野岭上挨饿受冻,心里咋想的?

  

  “咋想的?这该死的病毒,闹的人心惶惶,连个囫囵年都过不成。抗击疫情,人人有责,咱是个党员,平时要看得出,关键时候要挺得上,危难时候要豁得出。在大灾大难面前,冲到前头,当群众的主心骨,才能拢住人心。”赵国林实诚的说。“其实,我也很想在家抱孙子,享受天伦之乐。” 

  

  赵国林爱人患有心脏病,严重时喘气都很困难。儿子、儿媳在浙江台州打工,春节前带着刚满十个月的孙子回来过年。本来,一家人应该团聚在一起,过个舒心年,但赵国林放弃了照顾爱人和与孩子们团聚,一心扑在了“哨卡”值班上,几天几夜都没回过家。

  

  翻看卡点上的疫情防控出入境登记簿,发现上边登记的过往人员并不多,每天三五个。刘春元说,过往的人虽然少,但这个关口很重要,里面有12个自然村、1170多口人呢,决不能让肺炎病毒从这里输入,危害到村里百姓。

  

  正说着,听见远处有摩托车的轰鸣声传来,眨眼间三个戴着头盔的村民驮着大米、面粉、食油等生活物资来到“哨卡”前。三个老人招呼着大家排好队,登记信息、测量体温、喷药杀毒,分工明确,配合默契。“通关”完毕,刘春元叮嘱他们回去了千万别乱窜,在家里好好呆着,要是染上了肺炎那可不得了。三个村民应承着,跨上摩托车,一溜烟儿消失在莽莽群山之间。

  

  填写登记表时,我看见韩春成一手握笔,另一只手斜插在胸前的棉袄里“御寒”。原来,前几天搭建“哨卡”时,右手不小心被木桩划伤,他也没当回事,简单包扎一下,没成想溃烂了。他褪下纱布,我看到伤口溃烂,手背皲裂,肿得像个“馒头”。

  

  “韩支书,你的手肿成这样,刘主任也冻感冒了,你们保重身体呀。”我有些心疼的说。

  

  “呵呵,兄弟,你是怕我们坚持不下去吧?放心,我们几个对着党旗起过誓,疫情不消除,我们决不撤岗,坚决战斗到底!”韩春成神情笃定,满怀自信地说:“我们还有援兵哩,村民小组长、护林员自愿加入到值班队伍,相信我们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,取得最后的胜利”。

  

  暮色渐浓,寒意袭人。我起身告別,三位“老兵”整齐地站在“哨卡”前,挥手依依惜别。我心里感慨良深,只有紧紧的依靠人民群众,发挥群众的主体作用,才能全面落实联防联控措施,构筑群防群治的铜墙铁壁。

  

  “灿烂星空,谁是真的英雄,平凡的人给我最多的感动!”车子里的音乐响起,我在心里向这三个老兵致敬!车子在盘旋的山路上疾驶,转过一个弯道,回望过风楼,黛青色的远山里,那里山势更显雄奇,山峰更显巍峨。“边关哨卡”旁那一抹红色,在大山深处高高的飘扬!仿佛是天边的云霞,深深的烙在我心里。(作者:廖涛 陈学现)


编辑:徐冬梅    校审:贾红英    责任编辑:张中科    监审:黄术生

上一篇:不眠的春天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内容

中共南阳市委宣传部主管、南阳日报社主办 电话:0377-63135025 13603773509(微信同号) QQ:1796493406

技术推广合作 QQ:69500676 290428867 法律顾问:河南大为律师事务所 毕献星 任晓

豫ICP备12012260号-3    豫公网安备41130302000001号